主页 > 政要 > 正文

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刑事法庭徇私舞弊


政要 2018-06-28 02:16 我要评论

 

  尊敬的中纪委的各位领导:  您们好! 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刑事法庭庭长范萍,滥用职权,徇私舞弊。 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在庭审前动用近百名警察和120救护车到场,凡是参加旁听的受害者一律交出手机才准进入庭审现场,这完全是侵犯公民合法权利,是全国首创,休庭时徐元彬的律师可以和他私下交谈,只要求旁听受害者遵守法庭纪律。这是典型的维护罪犯、吓唬群众之举。 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范萍,不尊重事实,随心所欲,把手中的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,“特权思想、衙门作风、霸道作风”的态度,以所谓的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”确定案由、隐匿本诉讼代表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等,川兴司鉴[2016]鉴字第024号《司法鉴定书》,对徐元彬个人帐户支出情况,有一笔大额现金87517647.06元,用作什么没有交代,有一笔7996901.31元的转帐,法庭以无对方帐号为由就不再追查,而且更为荒唐的是徐元彬一天到银行七次提取现金9654500.00元,最多一天九次在银行取款,也不再追查,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当儿戏!任其犯罪分子徐元彬及同伙转走资金。徐元彬是以家族及公司诈骗犯罪,该案涉及公司股东及高管多人犯罪,是典型的团伙犯罪,从犯不就,赃款不纠,一人包罪,瞒天过海。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为敷衍老百姓、避重就轻,于2017年1月13日盲目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只对徐判刑九年,涉案资金达2.3亿元,对受害者没有任何交代的重大案件就以刑期9年的闹剧结束了。这难道不是典型的糊涂案吗?更为可恨的是让同案犯刘训东、刘荣建大享非法集资之福而逍遥法外。 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》 (法发[1996]第32号) 第一条:“根据《刑法》第一百九十一条和第一百九十九条的规定,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,构成诈骗罪。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0万元以上的,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。徐元彬诈骗金额234994450.00元,致使293名受害者被蒙骗上当,这只是其中一部份报案人数(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报案),理应认定诈骗犯罪“情节特别严重”。  依照中共中央《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提出:“推进严格司法,坚持以事实为根据、以法律为准绳,但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存在着办“关系案、人情案、金钱案”,他们滥用职权、徇私枉法,存在 “以案谋私”的司法腐败现象,应当依照党规党纪进行“纪律审查”处理;徐元彬集资诈骗的受害者强烈要求中纪委,对资阳市、区的个别政府官员渎职犯罪,雁江区经侦大队个别领导及办案警察进行彻底清查,对执法者于国家法律不顾,充当犯罪人员的保护伞进行惩处。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人民法院执法犯法,搞钱权交易,使该案成为有史以来的糊涂案,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,给本已和谐的社会带来动荡。我们强烈要求中纪委等权力机关,惩治腐败,打击罪犯,彻查此案!维护政府形象,维护社会公平正义,维护社会稳定!  2017年3月6日